精彩推荐

华德福和活力农耕

  [复制链接]
查看: 1676|回复: 10
发表于 2014-2-28 12: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华德福和活力农耕


来自: Harry 2008-11-01 01:09:43 (备注:这是一篇写在禽流感事件发生时得文章,现在读起来也很及时)


    中新网2003年1月16日电 对于近来在越南、韩国和日本等地爆发禽流感事件,新加坡的《联合早报》今日的社论针对这一现象指出,动物病毒所构成的威胁再次提醒人们,现代人类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中,其实隐含着种种弊端,甚至会给自身带来杀身之祸,人类需谨防自然生态的报复。禽流感病毒来自鸟类,造成鸡瘟后便对人类的健康和生命构成直接威胁。除了禽流感之外,艾滋病病毒、西尼罗河病毒、疯牛症病毒以及SARS病毒,都首先来自于动物。

  日本《朝日新闻》引述厚生省资料指出,如果现有的禽流感病毒突变出新型病毒且蔓延,可能有30亿人受感染,6000万人死亡,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有5亿人丧命。日本专家忧心,大灾难正逼近,目前在亚洲有10个国家或地区爆发禽流感,世界卫生组织表示,几乎同一时间爆发疫情的情况前所未有。由于人体对禽流感没有免疫力,感染毒性较高的禽流感病毒,便会产生发烧、肌肉痛、发冷等症状,比流行性感冒要严重,也可能会导致死亡。

  因此,科学家们一直在警告说,未来可能还有其它病毒跨越物种界线,从动物身上转移到人体内,这是人类健康所面对的最大威胁之一。
  
  在英文中,“culture”最初的意思是对动物和植物的栽培、饲养,名词为即Cultivation,当动词cultivate 用时,可用于对人类心智的教化,性情以及人格的熏陶。有文化的人是被cultivate过,中文意思是被栽培过的人。可见农业跟教育的关心何等的密切,其实也是人类进入了农耕时代,才有教育的必要,以及演化出发展其它科学技术的需要,也就是说人类开始了农业活动之后,人类在地球上活动才开始有真正意义的文化活动,步入人类文明的时代。几千年的传统农业社会里,人们都是通过敬天祭神和紧紧跟随着日月星行四季变化的规律,开启宇宙的奥秘进行农业耕种。无论生活在地球上哪一个角落的民族都相信至高无上的上帝(中国人指天),敬畏上帝恩赐给人们的大自然。人们相信大地抚育着人的生命,把神圣的土地比喻成母亲,人类也象森林一样感受着土地,从土地中吸取人生所需的全部养分,死去之后,身体也归还给大自然,真的是“尘归尘,土归土”。
  
  作为物质性的人,靠着地球上的植物和动物提供养分成长,衰老和死亡,最后融入在大地,这一规律跟其它动物没本质上的区别。所有的土著人都虔诚地认为 “人是属于大地的”,而没有“人拥有土地”的概念。可是,曾几何时,那些所谓“文明”的人们却把土地私有化,并通过血腥肉博,掠夺寸土寸金似的土地,贪欲无尽的人们试图牢牢地握住每一片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土地。
  
  现代人崇拜现代科技,试图改造和征服自然,无视自然规律,不但把大地当成自己的私有物尽情享用,而且随心所欲地,无节制地向自然索取。随着农业生产工业化的大潮继续冲洗着世界各地的传统农业,孔子所谓“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敬畏天、顺于道的古老神州也已经成为历史,现在的神州大地充斥着崇拜西方的科学技术、无神论、物资主义,抛弃了传统的农耕智慧,拥抱科技文明。现在人们也不再敬拜老天了,以科学技术为上帝现代人,不仅在改造自然生态环境的时候,用大量的农药化肥加速土壤的贫化和环境的恶化,甚至在不需要土地和阳光的情况下进行农业生产,使已经工业化的农业生产更加脱离了农业活动之本,大多数人认为乡村就是“自然”的面貌,其实,传统的农业和耕作已经改变了整个自然界的原始面貌,加上这个现代农业的进一步改造,已经使今天的自然已面目全非了。
  
  现代农业改变生态,滥用化工肥料、生长和催生激素,缩短生产周期,尽快投入市场,其核心就是为了利益两个字。在学校所得到关于植物生长的知识是:植物生长需要阳光,空气,水,热量和土壤,植物是通过根在土壤中吸收它们所需要的营养成分,因此,要庄稼长得快和壮,就给它们直接施放化肥,但是,杂草也得益,害虫更喜欢吃。不用担心,有除草剂和杀虫剂对付。那些表面看起来健壮的农作物,很可能已挟带着各种病毒,不时听到食物中毒的消息,其主要原因是残留在农作物里的除草剂、杀虫和剂化工肥料。
  
  利字当头的现代畜牧业,为了节约生产成本和动物的生存空间,完全违背动物的自然本性。在狭窄的空间里过度地饲养大量的牲畜,并在动物身上滥用生长和催生激素,以及进行无情的阉割生殖器官,给本来是吃素的动物,喂养其它动物的肉和骨粉合成的饲料,(起源于英国疯牛病就是用动物的内脏和骨灰制作饲料喂养吃素的牛引起的),对自然环境的深度影响和破坏已经到令人触目惊心的地步。现代化农业产生出来的低劣食物不但影响到人的健康,严重污染的环境也威胁到人类的生存。今天,人类面临着艾滋病病毒、西尼罗河病毒、疯牛症病毒、SARS病毒以及禽流感病毒等的致命打击时,不得不接受大自然对人类的无情惩罚。 “人必胜天”的口号是否还能响彻云霄呢?难道人类还未到反省的时候吗?   现代农业造就了人类历史上最深的罪业,皇天公义荡荡,上帝明察昭昭,罪恶必遭惩罚。相信这就是大地、宇宙和人的互动。

  可喜的是人们已经收到了大自然迟早要惩罚人类的信息,20世纪70年代后,一些发达国家伴随着工业的高速发展,由污染导致的环境恶化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尤其是美、欧、日一些国家和地区工业污染已直接危及人类的生命与健康。这些国家感到有必要合作起来,加强环境保护以拯救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从而掀起了以保护农业生态环境为主的各种环保农业思潮。90年代后,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有机农业生产的规模空前增加。有机农业作为可持续农业发展的一种实践模式和一支重要力量,进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新时期。作为倡导和监督世界有机农业的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简称IFOAM),于1972年11月5日在法国成立。成立初期只有英国、瑞典、南非、美国和法国等5个国家的代表。经过20多年的发展,目前,IFOAM组织已经发展成为当今世界上最广泛、最庞大、最权威的一个,拥有来自115个国家570多个集体会员的国际有机农业组织。

  据国际贸易中心(ITC)2003年2月调查,目前全世按有机管理的农业用地已达1700万hm2,各大洲有机管理的面积分布大体是:大洋洲 44.91%,欧洲24.79%,拉丁美洲21.67%,北美洲7.73%,亚洲0.55%,非洲0.35%。面积最多的10个国家次是:澳大利亚 (770万hm2)、阿根廷(280万hm2 。但是,全球的有机食品出口额只有2000万美元,在世界市场份额(110亿美元)中所占比例微乎其微。不管这个数字的可靠性如何,有机农业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商业蛋糕,因此,前继后扑的有机食品生产者,大都是冲着开发这个巨大商机而选用有机农耕,而很多消费者也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健康而支持有机农业。但是,真正地为了确保人类生活和经济健康发展的同时,去关心和滋养地球, 以及人类生存的环境,而进行农业生产的人和团体有多少呢?

  其实早在上个世纪初,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快速工业化的欧洲出现了很多经济、环境和社会等方面的问题,也包括农业问题。1922-1923年间,德国一群农夫去请教一位出生于奥地利的思想家、科学家和教育家鲁道夫.史代纳(Rudolf Steiner):“为什么在同一块地上以前可以收割到给动物食用三十年的缩苜草,现在只能收割到五到七年了?”另一群农夫也来请教史代纳:“为什么家禽动物的疾病在急剧上升,尤其是口蹄病?”史代纳带着这些问题做了深入的研究:特别是有关植物的疾病,他指出植物本身不该有任何的疾病,因为它是健康的生命的缔造者,它的病变是由于环境遭受了破坏,尤其是土壤的破坏,使得地球的生命力耗尽,动物的各种疾病是因植物的疾病而出现,人类的健康也会因动植物的疾病而受到影响,甚至产生精神文化和社会问题。(Pfeiffer, Ehrenfried, Bio-dynamic Gardening and Farming, Mercury Press, Spring Valley, 1983, P2)。他指出要根治这些问题,必须从人类的日常生活活动开始。于是,鲁道夫.史代纳在他所创立的人智学(Anthroposophy) 理论基础上建立起了活力农耕(Bio-dynamic Farming),希望人们通过活力农耕活动,实践人智学的生活理念。史代纳研究出一套养育土壤和植物的配方和方法,并指导农夫做活力堆肥(Bio- dynamic Compost)用于耕种。
  
  史代纳认为地球是一个有生命的个体(living being),矿物是地球的物质身体(Physical Body),植物是地球的生命体(Etheric Body),动物是地球的星芒体(Astral Body),人是地球的自我(Ego),这一切又都与宇宙是有机联系的统一体。植物作为地球的生命力,是把宇宙的力量带进地球。植物的叶转化光的能量,植物的根化解土壤,并转化成植物生长需要的能量,这些也正是滋养人和动物的能量,同时也把治疗土壤的生命力从宇宙中带回地球。当今的所谓的营养已不能给身体提供足够的能量,让其在物质生活中展示出人的个体精神,因为,现代作为食物的植物已不能满足人们的这种需要。(Pfeiffer, Ehrenfried, Bio-dynamic Gardening and Farming, Mercury Press, Spring Valley, 1983, P5)
  
  农业不仅仅是农夫的职业,也不仅仅是现代工业社会的一个产业和商业大蛋糕,农业不但是人类文明的基础,而且是精神文明的根本活动。进入了工业文明的西方社会,人们在自己的前庭后院开垦农业种花种菜,难道只是为了打发时间吗?本人在美国一个以活力农耕(Biodynamic farming)和华德福教育(Waldorf education)为中心的社区里服务,该社区里有三十五公顷的农田和二十公顷的果园。果园是社区几年前购买下来的一个长期使用农药和化肥的苹果园,经过几年的活力农耕改造之后,当年碱性极重,只有毒草蔓延的土地重新获得生机,各种青草和野花开满了果园,蜜蜂也成群结队的出现在园里。苹果的质量也有了明显的改变,味道非常的甘甜和纯净。不象改造之前的苹果,让人觉得嘴里有象吃菠菜那种割舌头的感觉。这样的农场不仅仅为社区提供了健康和安全的食物,同时滋养和治疗了土地,而且也是一个身心灵疗养和生态教育的基地。很多人到这里来做志愿工,就是寻求一个与泥土、植物和动物亲近的机会。一批批城里学校的孩子们到这里来体验生活和接触大自然。那他们为什么不去现代化的农场,而选择到这个社区呢?
  
  农业劳动应该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早在二、三十年代,美国的教育就非常注重农业课,让农村学生在自己的家里种花种菜,实现农业教学,命名为家庭课(Home Projects),老师驾车亲自巡回检查,并当场施教。鲁道夫.史代纳创立的华德福教育更是以活力农耕的为本的农业教育,实践敬重大地和宇宙的农业耕种,体验人类在地球中的基本生活活动。让孩子学习植物、动物、季节、气候、星象、宇宙的奥秘,关心和爱护自然,以及我们生存的环境。让孩子接触自然和体会自然的变化,学习人类与自然、宇宙的沟通的基本精神。孩子在感受植物和动物的生长时,会感受自己生命。教育者对大自然的亲近和认识,可以感染到孩子的自然天性和心灵内在的本质。人不仅仅是一个物质性的躯体存在于大地上,还是作为精神个体来到这个大自然上。应感谢大地恩赐给我们每天的食物,应感谢大地给这个精神个体提供空间,让生命展开,让每个人来到这个地球上完成他特有的生命历程。一个对土地没有感情的人,他对其他事物的感情无疑会是轻浮的。没有触到土地,心灵是悬在空中的。
  
  今天的教育和现代的农业似乎是同一版本。在物质主义和个人利益至上的驱使下,现代教育力求尽早地开发儿童智力,培养神童,尽快使儿童成人化而投入社会去“竞争”,并提前“出货”。要培养孩子成为怎样的人才,很多父母和学校很早就有了方向和目的,接着就是把科学知识和技能象施肥浇水那样灌施,并认为人的大脑象植物的根吸收土壤里的营养那样,可以通过不断地刺激大脑皮层增强吸收能力。主流的教育观念是在学生的每一个年龄阶段,逐步加重知识分量,现在的趋势更是从越来越低的年龄开始。但作为土壤的学校,如果其营养成分不能满足“长得快而壮”的要求,于是,请家教和周末假期各种学习,来加班加点“施肥”。被“施肥”的学生常常感到头痛、 背酸、 近视眼、 偏食和脾气怪等疾病,造成学习能力退化,不能集中注意力,不能自控,有社交困难和有暴力倾向等问题。不用担心,有象杀虫剂和除草剂那样功效的医生和药物及营养物来对付,医生并不把药方与功课的压力、情绪和心灵等因素联系在一起,回去吃药和休息几天,病好了,再继续这些产生疾病的教育活动,但未免也有“药物残留”的现象。因此,不时也听到一个个天才儿童,高考状元,学习标兵,原来都是有心理和社交障碍的人,有些甚至变成被社会抛弃的人渣的消息。这跟禽流感,艾滋病病毒、西尼罗河病毒、疯牛症病毒以及SARS病毒扩散的消息同样的不幸和令人深思。
  
  在自然界中,人作为有生命的个体也是一个有机的小宇宙,跟周围这个大宇宙是相辅相成的。史代纳认为人的整体也是由物质的身体(Physical Body),生命体(Etheric Force),星芒体(Astral Body)和自我(Ego)组成的。在人的物质身体内可以找到自然界存在的各种矿物,这些矿物质也是我们身体不可缺少的部分。人的生命体跟植物和动物一样,存在于内部并产生出生命现象,并维持生命继续和活动能力,其能源是来自存在于地球上的水,温暖,空气和土地,以及动植物贡献出的生命力。干枯了的植物和人或动物的尸体,虽然仍有着外在的躯壳,但生命体已经消失了,其躯体最终也会回归于自然。人的星芒体(Astral body)或情感活动,表现在痛苦、欲望、喜悦、冲动和激情等心理现象上,甚至,左右着人类的理性行为,而动物也有着一些简单的类似的心理现象。自我意识(ego)是人类所特有的,是矿物质、植物和动物都没有的,自我的意识是精神个体――“我”的载体。这个“精神的躯体”也是人的灵魂载体,人类之所以可以创造,可以改变世界和改进自己就是因为“自我”的工作。所以人类可以自称为是万物之灵。但是自我在现代人中,呈现的本质已失去原来的意义了。
  
  史代纳对人的解释显示了人和宇宙的脉脉相通,这就是以人、大地和宇宙的互动为本的活力农耕的核心。人作为宇宙和大地之间的媒体,通过农业活动帮助宇宙和大地沟通,进行生命力转化。通过实践生命力互换的农业活动,人类不仅能得到健康的身体生长和活动所需的能量,而且人的精神和灵魂也会得到深化和升华。这也许就是几千年以来,在传统的农业活动中,人们之所以敬天、祭神和紧紧跟随着日月星行自然宇宙的规律而生活工作的真正原因和内涵,活力农耕才从根本上解决,我们现在的生存危机。

 楼主| 发表于 2014-2-28 12:3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场也是文化社区

自然活力农耕是鲁道夫·史代纳为治疗和保护地球所提供的药方。他认为土壤是人类健康之本,土壤实际上也是一个生命体,必须保持其健康和平衡。人类、地球、宇宙原本是一体的,所以必须藉着三者的力量来维护和滋养土壤。才能生产出健康的农产品,在给予动物和人类健康的食物的同时也保护着地球的健康。自然活力农耕主张根据星象、季节和自然规律,进行计划性的耕种,并极力避免使用化工肥料和农药,同时发展了一系列特定制作的配方和采用一些草药接种入人工堆积的有机肥里,通过自然发酵和分解,成为土壤的最佳肥料。鲁道夫·史代纳希望自然活力农耕能唤醒人们重新认识天与地的关系,通过跟土地接触来滋养人类自然的心灵,建立起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同胞关系,把人类曾经对天与地的古老智慧带回自然和人间,从而建立一个健康的社会。

早在1850年,在欧洲各国,由于人口迅速增长,对食物的需求量增加,但是人们却发现土地开始越来越贫瘠了,那些几经耕种的土地上已不能生产出相同产量的农作物,甚至出现了沙化现象,但是当时却没有人能解释这个现象。农业问题的出现使德国、波兰、瑞典、英国和爱尔兰等很多国家的农民们感觉到在土地上生存的压力,开始移民到美国。当时,一位有“农药化工之父”之称的科学家,叫Justus von Liegig (1803∽1873年)开始研究植物生长所需要的物质,但他的研究中只回答了一部分农业问题,后来还是由鲁道夫·史代纳提出了一系列解决的方案。

在 1922∽1923年间,即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欧洲的工业、经济、环境和社会等领域问题层出不穷。德国一群农夫来请教史代纳:“为什么以前可以在同一块地上收割到足够给动物食用三十年的缩苜草,而现在的收成到只能够用五到七年了呢?”另一群农夫也请教史代纳:“为什么家禽动物的疾病在急激上升,尤其是动物的口蹄疫病?”史代纳带着这些问题做了深入的研究后提出,根治这些问题要从尊重人和自然开始。

他指出植物本身不该有任何疾病,因为它是健康生命的缔造者,它是由于环境遭受破坏,尤其是土壤遭受破坏,使得地球的生命体力尽,植物才出现了毛病,动物的各种疾病是因植物疾病的出现而出现,又因为食物的不健康而影响到人类的健康,从而产生精神文化和社会问题。于是,他指导那些农夫做活力堆肥(Bio-dynamic Compost),从此,建立了自然活力农耕。根据史代纳的研究,他给出特别的配方制作堆肥来治理土壤,使植物能够重生。如一种代号为500的配方,是把奶牛的粪放在牛角里,埋在地下十个月,然后从牛角中取出牛粪溶解在水里,直接喷洒植物,帮助植物的根长得更加强壮,从而增强化解和转化能力。另一种代号为 501的配方是把石英石磨成粉之后放在牛角里,埋在地下十个月,然后从牛角中取出来溶解在水里,直接喷洒植物,帮助植物增强吸收光的能力,从而转化宇宙的能量,把生命力带进土地。

史代纳认为地球是一个有生命的物体,矿物是地球的身体(Physical body),植物是地球的生命体(Life body),动物是地球的星芒体(Astral body),人是地球的自我,这一切都是宇宙中有机联系的统一体。植物作为地球的生命体,主要是把宇宙的力量带进地球,因为植物的叶转化光的能量,植物的根化解土壤,并转化成植物生长所需要的能量,这也正是滋养人和动物的能量。自然活力农耕的基本精神就是把宇宙的能量带进植物和大地,再有植物转换给人类,同时,在人类获取食物是,大地也得到滋润而不是贫瘠化,英文的biodynamic farming更直接地说明了是生命力转换的农业。由于自然活力农耕竭力避免化工肥料、除草剂和杀虫剂,而是根据史代纳给出的六种特别配方来做堆肥,用机械和人工除草,用传统方法杀虫,这样栽培出来的蔬菜和水果不含任何毒素,实在是非常健康的食品。

瑞士生物学家费佛尔博士(Dr.Pfeiffer)是在自然活力农耕运动中做出杰出贡献的众多的人之一。他在瑞士多纳赫做研究时跟关系非常密切,也是鲁道夫·史代纳的早期追随者之一。1926年当第一个自然活力农耕农场在荷兰的拉维兰德(Loveren dale)建立时,鲁道夫·史代纳就邀请费佛尔博士去那里主持自然活力农耕的实践工作。1940年费佛尔博士来到美国介绍自然活力农耕,并在纽约建立了一个自然活力农耕实验室,同时设立了费佛尔基金会来支持美国的自然活力农耕实验。后来费佛尔博士又在加里佛尼亚州的澳克兰设立了一个小型的垃圾处理中心,把城市的废物转化为有机肥料用于自然活力农耕。当时他已是美国农业部的顾问,在他的帮助下,美国成功地控制了动物的口踢疫病情。

早在 1928年,自然活力农耕的产品商标DEMETER就在德国注册了,后来DEMETER成了有机健康食品或绿色食品的标志,当时还成立了DEMETER协会。实践自然活力农耕的农场,都可以加入这个协会,当他们的产品通过认证,就可以贴上DEMETER商标。今天,贴有DEMETER商标的农产品意味着此产品是安全、健康和更具有能量保证的。

现代农业生产的食物不但不能给人提供足够的能量,而且让人对食品失去安全感,随着人们对健康和安全食品需求量的增加,以及对环境保护意识的增强,世界性的绿色食品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发展着,而自然活力农耕运动也得到了极力的推广,并在蓬勃的发展。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已有了自然活力农耕农场。

在自然活力农耕农场里,其结构和管理也在实践三元社会秩序,实践真正意义上的社区文化生活。这种农场不但是一个共同劳动,分享共同的价值观的经济生活和精神文化的共同体,而且也是治疗和教育的基地。绝大多数为智障者设立的特殊教育和生活社区 ——康复村社区(Camphill Village),都有这样的农场。因为农业也是华德福学校的教学内容之一,所以,几乎所有的华德福学校都与自然活力农耕农场有合作,有的学校甚至拥有自己的自然活力农耕花园和菜园,孩子们就可以去学习播种、除草、收割和照料动物等等。

自然活力农耕农场的最大特色不仅仅是生产健康和安全的食品,而且是通过自然活力农耕产生了一系列的文化现象和教育目的。如必须从不同角度去认识和了解地球、宇宙和人类的关系,必须学习星象学、植物动物学、土壤学等等,其实,这都是保护自然、维护健康的土地为人类的生存提供长远的保证的基础。

摘自黄晓星著的《迈向个性的教育——一位留英、美学者解读华德福教育》第153页

发表于 2014-2-28 13:5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云水分享
发表于 2014-2-28 14: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华德福教育模式下的附属农场实践和体验是值得借鉴和学习的。但真正的教育改制不仅是停留在农作经验上,更应当是对人生、生命的价值观引导以及家庭生活程序的完善和巩固。家园式生活样板就是为此铺垫而准备的。
发表于 2014-2-28 15:5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自然与人类息息相关,不尊重大自然,人类就会受到报应。
发表于 2014-2-28 22: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了华德福和活力农耕,叙述的很深刻,值得细读。
发表于 2014-2-28 22: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世纪五十年代欧美一些国家,就已经起步从尊重人和自然开始研究自然活力农耕。开明的政治开放的思想!{:8_421:}{:8_421:}
发表于 2014-3-1 09:3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分析的细致,一下消化不尽。但理已明白。大自然给人类提供空气,阳光,水,食物,但人类却企图超脱出来,只为自己考虑,破坏自然秩序,无异与戕害自己的母亲。文章也给人在自然中做了好的定位,揭示出现代教育培养人的疯狂。 史代纳是名人。老子2500多年前就看到了人性疯狂的后果,提倡“小国寡民”。现代人还以为老子不知道大工业化的“好处”。第二家园是家园全体人对老子思想实践的产物,是现代社会的楷模。愿禅院思想深入人心,第二家园遍地开花。
发表于 2014-3-1 10:04: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对土地没有感情的人,他对其他事物的感情无疑会是轻浮的。没有触到土地,心灵是悬在空中的。
发表于 2014-3-1 10: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类、地球、宇宙原本是一体的,所以必须藉着三者的力量来维护和滋养土壤。才能生产出健康的农产品,在给予动物和人类健康的食物的同时也保护着地球的健康。民以食为天。以此为基础,才能进行更深的沟通,并达成共识。第二家园才能及早被认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生命禅院

GMT+8, 2019-3-20 17:51 , Processed in 0.16720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